墨痕无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9书吧www.69shu.xyz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不一会儿,陆译就来到县衙二堂,一进二堂,就看到李洛川,李通判端坐于正堂主位之上,微微侧着身子,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与不耐烦的神情。

而与此同时,在其身侧则站着一名捕头,正是安阳府捕头孙闽东。

通判虽只是正六品,论品级也仅比自已高两级,而且还是倅贰属官,但无论如何,毕竟也是来自安阳府的直属上官。

该有的礼数,陆译自是不能短了,稍微整理下自已的衣袍,深吸一口气,缓缓走上前去,双手抱拳行礼道。

“下官,鸡鸣县令陆译,见过李大人!”

尽管陆译礼数周全,对他也是毕恭毕敬地,但李洛川一想到,便是眼前这个惹事的家伙,不声不响地就在鸡鸣县,捅出这么个惊天的大窟窿,害得他可能得因此被……。

他的内心就不由得对陆译心生厌恶,此子,着实可恨!

是以。此刻,看着眼前这个碍眼之人,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玩味的冷笑,带着几分调侃地说道:“哦,你就是鸡鸣县令?免礼吧!本官听闻,最近鸡鸣县出了一位凶威赫赫的县太爷。

短短一个月内,便接连地剿灭了青帮,张家与李家。本官曾以为这位陆大人,定是一位满脸横肉、暴虐无情的角色。却不料今日一见,却也是普通得很嘛。”

往日无仇怨,近日亦无嫌,如此诋毁陆某,莫非仅为彰显那一丝优越?轻笑一声,陆译摇头,不禁高声吟诵出一首诗来。

“寻常巷陌步从容,世事纷纭心自空。

草色青青迎日暖,花香阵阵入帘重。

书声琅琅传千古,墨香淡淡绘苍穹。

要知普通非普通,淡泊宁静是真功。”

李通判眉头紧锁,轻哼一声,沉声道:“淡泊宁静是真功,倒是个雄辩之人。但愿你这真功,是真的能言行一致,表里如一。”

陆译心中顿时一沉,治下出问题这么久了,竟然都没能发现。自已如此荒唐无能也就罢了,还不允许别人发现了?

“这些就不劳李通判费心了,不知李大人今晚前来,又是所为何事?若是无甚要事的,陆某就恕不奉陪了。”

李洛川尚未言语,冷不丁一旁的孙闽东却突然开口:“陆大人,我等奉知府大人之命,披星戴月赶来鸡鸣县督办钱粮运输。陆大人怎能如此怠慢李大人?”

李通判冷笑一声,目光幽幽地扫了陆译一眼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如此乖张的行为,难道就是陆大人所谓的淡泊宁静?看来,这涵养功夫也不过尔尔。”

目光冷淡地掠过眼前的两人,一个是无品无级的胥吏,一个是区区六品的属官,如此作态,还真是一言难尽,不知所谓。

陆译嗤然一笑,不想做任何回应,转身对着门口衙役吩咐一声:“西厢房尚有一间空房,稍后,若是李大人有需要,可安排入住。”

言罢,陆译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。

“啊……”李通判看着孙捕头,两人面面相觑,这陆译……他安敢如此?

“还不快去把他追回来?蠢货,跟个棒槌一样,杵在这里干什么?”看着陆译的身影迅速消失于夜幕之中,李通判也不禁急了,对着孙捕头一阵怒骂。

孙闽东面露尴尬之色,心里暗自嘀咕,老子杵在这里,还不是应你李通判,李大人的要求。如若不然,老子吃饱了撑着么,犯得着去跟一个县衙的掌印官较什么劲。

内心满是愤恨,脚下毫不迟疑,孙闽东双腿迅速发力,追了出去。

须臾,孙闽东折返,抱拳禀报:“李大人,属下惭愧,未能追及陆大人。此刻夜色已深,卑职推断,陆大人或已回返官舍休憩。”

“那还不快去!耽误知府大人的差事,你可吃罪得起?”李通判毫不迟疑,直接吼道。

孙闽东张开嘴,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洛川,犹豫片刻,低声恭敬解释:“大人……这里乃是鸡鸣县衙,卑职委实不熟啊。”

李通判此时,也已回过神来,面露悔意,抬头间看见门口衙役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:“你……你给本官跑一趟,去把陆大人给本官叫回来。”

衙役闻言,内心怨念顿生,狗官!刁难完俺们家大人,又来为难老子,老子又不是在你老,手底下讨生活。呸!

想到此,衙役干脆双膝着地,拱手行礼:“大人,小人纵有几颗狗胆,也绝不敢违抗大人之令。只是,适才陆大人离去之时,已有明示,小人身为县衙差役,自然是万万不敢违背县尊大人之意的。还望大人收回成命,把小的当个屁,给放了吧!”

\"你……\" 李洛川被衙役的「直言不讳」噎得无言以对,他本想厉声斥责,但见对方已放低姿态,且此刻并无把柄在手,贸然发作只会授人以柄,而且显得掉价。

于是,暗暗平复了下情绪,李洛川转而说道:“也罢,就依陆大人先前所言,先为我们安排住宿吧。明日,本官再亲自与陆大人当面理论此事。”

言罢,见衙役依旧面露尴尬之色,且迟迟未起身配合,李洛川心中不禁又是一阵翻腾:“为何还不起身带路?这不是先前你们家大人的吩咐么?为何此刻又如此推诿拖沓?”

幸好老子机灵尚未起身,要不此刻,老子的膝盖可不是又得再次受罪?衙役暗自庆幸,为自已的机灵劲,暗暗点了个彩:“大人恕罪,县衙的厢房此刻大部分都已有人入住,唯有西厢房尚剩余一间。”

说着,忍不住瞄了一眼两人,继续讪讪说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大人……您一行有四个人。这……这小的显然无法安排得了啊!这该如何是好,还请大人示下。”

“什么……只剩余一间?鸡鸣县区区一个弹丸之地,哪里来的那么多访客?小小衙役……你莫不是言语诓骗老夫?”李通判的音量骤然掀高两个量级。

“大人饶命!大人饶命!小的不敢,小的不敢啊!实在是正如大人所言,咱们鸡鸣县太小了,这厢房本来就不多。

而且衙门里最近突然多了很多重刑犯,为了安全考虑,值夜的差役难免就安排得多了一些。故此……故此,确实只余下一间啊。”衙役此刻再次庆幸,为自已的机灵劲,再次点了个彩。

嘿嘿,大人言仅余一间,那必仅余一间,多乎?抱歉余者皆为虚妄……

衙役心中明如镜……

历史推荐阅读 More+
封建王朝直播:从秦朝开始

封建王朝直播:从秦朝开始

云拂露
秦朝,始皇帝三十年(公元前217年)。突然,大殿上方出现炫彩夺目光芒。秦始皇一惊,嗖地一下从坐上站起,因速度太快,摆在他身边的青铜孔雀杯掉落,与地面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【叮铃——欢迎观看历代王朝的故事会。】【让我们一起走进各个王朝,感受每个王朝独特的魅力。】秦始皇:什么?朕49岁就驾崩了?李世民:真不愧是暴秦。朱元璋:还是朕的百姓好。
历史 连载 76万字
苏宋

苏宋

天下势
2022年10月8日中午,机关小科员宋宁照常在办公室午睡,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大苏帝国南方的一个小县城。这一天,正好是民丰元年正月初一,年仅十六岁的白无畏刚刚继位登基,成为大苏帝国第十八代帝王。大苏历经两百六十余年,早已是危机四伏、腐朽不...
历史 连载 12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