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曦兮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9书吧www.69shu.xyz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花芯眼下所在,正是五行属‘水’的【幻海境】。

秘境初开时,他与烽火阁的师兄弟,一踏进秘境裂缝,便束手无策地被吸入这片汪洋大海的上空。

陆陆续续有一百多名修士到达,彼此间忌惮得各自凌空,间或打量观察其他人员。

黑夜幽暗,寂静无星。

一轮明亮得诡异的圆月,始终高挂。

海面如一方浓黑砚台,毫无半点细碎月光投射下来,黑得一望无际,令人倍感绝望。

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席卷,海面上惊涛骇浪,却诡异的激不起半点银白浪花。

像极了一个个比天高的黑色铺盖卷,恨不得一卷一裹,将这片天地的一切活物,尽数吞食。

所有景致,都仿佛‘纯属虚构’一样,无论过去多少天,永远都是一个模样。

甚至精准到每一轮海啸席卷的高度,几乎相差无几。

堪比山高的海啸,每一次席卷,便会捎走十余名修为差些的修士。

还好,每一波海啸会间隔五六个时辰,尚且能给他们一丝喘息。

日复一日的御剑凌空,每隔一段时间的躲避海啸。

数日来的灵力虚耗,令所有人头晕目眩,体内亏空,全身发软。

有几名来自翠峰阁某雇佣小队的成员,因为实力堪堪金丹高阶,灵力耗空后,一个身形不稳,便大头朝下的向大海跌落下去。

问题是,这要是一片正常海域,倒也不至于殒命。

【幻海境】同样为一方镇魔阵。

海里,镇压的全是被残余魔气,浸染了几千年的变异海兽。

不等那些低阶修士,像下饺子一样‘噼哩噗噜’往下坠。

自一成不变的黝黑海面里,争相钻出无数奇奇怪怪的鱼头。

大小不同,长相不同。

唯一一致的是,甭管是超长加粗版海鳗,还是迷你袖珍型小鱼,亦或温顺如‘人类好朋友’的鲸鱼。

皆长了一口如钢铁般坚硬尖锐的獠牙,参差不齐。

它们将脑袋探出海面,非常拟人化的咧嘴狞笑,上下牙‘咔咔咔’碰撞出,粉碎机齿轮滚动的瘆人声响。

海面上密密麻麻的鱼头,张着嘴,咧开一口口大白牙,在明亮月光照耀下,堪比波光粼粼的细碎寒芒,铺满漆黑海面,闪烁成星辰光海。

有些无力下坠的修士,尚未被咬到,先一步就将自已吓晕了。

到这一步,其实并未达到伤亡惨重的地步。

毕竟烽火阁就是一群莽夫的小部队,热血、赤诚、憨憨的很善良,是他们的代名词。

天下乌鸦也并非一般黑,江湖中总归还是好人多。

花芯和师兄弟,以及一众认识不认识的元婴阶修士,抢在翠峰阁雇佣兵坠落到鱼口前,纷纷御剑俯冲,运起灵力全速将人抢了回来。

大伙再次凌空悬停时,干涸的灵脉、气海,更干涸了。

堪比久旱沙漠,连个‘绿洲’都看不见那种。

数日来,这个阵法内的修士,过得生不如死啊。

他们在剑上坐,在剑上躺,在剑上屈膝,在剑上吃喝…

问题是,再能凌空呗,到底那就是一把剑呐。

坐久了、躺久了、蹲久了,会晕眩,会硌屁股,会不方便如厕等等。

那感觉,也是相当痛苦的。

就在花芯将自已的最后一瓶‘回灵丹’,分享给门内弟子时。

倏地,连续七八日没有改变过的海面,骤然剧烈涌动起来。

像被煮沸的一锅粥,众人脚下的海面开始‘咕嘟咕嘟’疯狂冒泡。

海水泡至少都有蹴鞠球大,且一个比一个大,密密麻麻布满海面。

啪、啪、啪、啪…

它们接二连三的炸开,跟铺了好几十里地的砸炮儿,同时炸裂一样,声音并非震耳欲聋,却不绝于耳。

隐约间,修士们脚下的海平面,突然凹陷出一个巨大旋涡。

如抽水马桶里的水疯狂旋转,形成深渊巨坑,一眼望不见底。

那些张牙舞爪的食人鱼,无力的被旋涡裹挟着转来转去,糖豆一样圆溜溜的眼里,全是如有实质的蚊香圈。

即便如此,它们依然忠于嗜血本能,朝天空中的‘血肉’们,龇牙咧嘴撞牙花子。

轰轰轰——

海水漩涡深处,爆发起类似火山喷发前的涌动憋闷声。

仿佛憋了个大招,只等着喷发似的。

一阵阵震天嗡鸣来自修士们脚下深渊,震得他们的剑,皆为之瑟瑟发抖,疯狂震颤。

花芯的趁手武器,其实是双刀。

平平无奇的两把屠夫般的大砍刀。

但他平日里更喜欢抡拳头,像烽火阁的其他同门一样,一拳头在敌人脸上砸塌一个坑那种。

感受到脚下双刀的颤抖,花芯的心里也跟着哆嗦一瞬。

恐惧,往往对于莽夫来说,感受更为直观,身体发肤都在叫嚣着‘危险来啦,打不过赶紧跑啊!’

千万不要小看每个硬汉的猛男第六感,一阵两伙的贼拉准。

海面下方的轰鸣声,骤然停滞。

连带着,似乎海啸也在畏惧什么恐怖存在一般,悄无声息地势弱下来,回归成平凡小海浪。

深海海域,海浪不再成浪,更像是蠕动的滚子,滚来滚去,莫得浪花。

天地间,在这一刹那变得寂静无比。

海浪无声,天地寂寥,唯独修士们心惊胆战的急促喘息声,显得震耳欲聋。

“唳——”

一盏茶的寂静,骤然被一声仿若鸟类嘶鸣的惊天嘶吼声,划破长空,刺激了所有人的耳膜。

尖锐刺耳的声音,堪比长指甲剐黑板,上天下海无死角,360°开着公放一样刺痛耳膜。

金丹境修士中,有不少人的耳尖开始滴滴淌血。

花芯瞳眸骤缩,一掌裹挟雷光的掌风反向拍向自家师兄弟,将他们冲击开来,远离旋涡。

“退!”

自旋涡底部,豁然钻出一条体型庞大,堪比龙的黑色长条状生物。

一出场,便势如破竹,冲天而上。

毁天灭地的威压紧随而至,铺天盖地砸到所有人头顶上,如一座大山,令众人当即趴倒在刀剑身上。

飘飘摇摇如无根浮萍的几十道刀尖影上,驮着人,无力地在空中旋转、碰撞。

低阶修士束手无策地再度掉落。

那条‘黑龙’,在空中蜿蜒盘旋片刻后俯冲而来,张开血盆大口。

‘嗷呜’一口,轻而易举地囫囵吞下两个离着近的倒霉蛋。

众人齐齐调转灵力,一边抵挡头上的威压砸顶,一边一拳拳、一掌掌拍出各色灵力光柱。

甭管是哪个宗门的,无论宗门品阶,所有凡人在此时空前团结。

莫得办法,不团结就只能落单。

落单的下场,不过沦为口粮罢了。

瞧瞧那两倒霉蛋,‘黑龙’嘎巴嘎巴嚼了两下,三条腿抽搐着塞在獠牙缝隙间,仅一眨眼的工夫,就又被吞入腹中,连渣都不剩。

就这,恐怕都不够给怪物塞牙缝的。

众人相继稳住脚下刀剑,各自宗门的队友为一组,谁也没主动说什么联盟之类的话,但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彼此靠拢。

一轮轮丧命过后,尚且剩余八十多名的修士,聚到一起,围成一个不规则圆圈。

这其中,烽火阁是唯一在场的五大宗门,其他人隐约有以烽火阁马首是瞻之意。

也是在这时候,花芯这铁憨憨才总算想起观察一下其他人,以及那条‘黑龙’。

该说不说,花芯是真倒霉。

没能赶上花不执所在的火土双系阵法,也没能碰到花瑞和不悔。

他一个人‘孤苦伶仃’,除了师兄弟们,再无人可依靠。

何况,这群修士里居然还有不少算是熟悉的面孔。

比如,跟柳茹依走散了的柳嫣然及秋水宫弟子。

这边的秋水宫队伍,远比花不执那边壮大得多。

怎么说呢……

大有种,柳嫣然一个人的后宫之感。

除了她以外,还有一名存在感极低,姿色尚佳却有些小家碧玉之感的少女。

一共十二人的队伍里,剩下的,清一色的‘空虚公子’。

十名‘空虚公子’,皆为金丹五六阶,搁秘境大团队来讲,都是垫底的存在。

光这些男人,就占据了八十余人的倒数前十名。

一个个面色蜡黄,形同枯槁,双目浑浊,但却迸射出格外矍铄的惊恐光芒。

全是些弱柳扶风,柔弱不能自理的娇滴滴小男人。

用不着怪物来袭,一个浪都能拍死两三那种。

其他修士对此相当无语,属实搞不懂柳嫣然和那名女子,为啥要带这一帮子拖油瓶出来。

壮汉们哪知道呀。

这群男人就是行走的补给液,移动的晶石包。

只要柳嫣然需要,随时为她赴汤蹈火、‘惊’尽人亡也在所不辞。

露天席地算什么?海上升明月的背景不唯美吗?!

羞耻心、廉耻感?

无所谓,不在乎。

脸都不要了,还要啥里子。

有时候花不执也觉得秋水宫那‘逆天’的双修功法,挺神奇的。

该不会那个宗门的炉鼎们,全都被下降头了吧。

是怎样的欢愉,能令那群人连命都不要,甘愿沦为‘医疗包’的?!

唉……

咱也看不懂,咱也不好说!

反正,当花芯总算察觉到柳嫣然的存在,且不小心和她对了个眼神时,他率先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,头皮直发麻。

那女人看自已的眼神,仿佛饿了八百多年的狼,恨不得能生吞了他一样。

噫~

花、柳两家积怨已深,花芯光是看柳嫣然一眼,都觉得胃酸上涌恶心无比。

比起她和那个诡异的团队来说,像什么逍遥门小分队啦,翠峰阁的雇佣兵啦,灵宝阁的少爷羔子们啦。

甚至并没见过的几名黑袍男子,花芯都觉得顺眼极了。

哪怕这群糙汉子此刻都跟落汤鸡一样,油光锃亮的长发湿漉漉贴着头皮,反着光,一个比一个狼狈、潦倒。

可这都不叫事儿。

光是汉子们被湿衣衫包裹得淋漓尽致的肌肉线条,就令花芯觉得非常有安全感。

呼~~

还是男人好啊!

空气里的汗馊味,显得是那般清新。

当然了,五名极力降低存在感,却偏生与大伙格格不入的黑袍人。

也令花芯难得的生起警觉心来。

没有为什么,问,就是猛男直觉。

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从零开始缔造神秘救世

从零开始缔造神秘救世

天宫圣主
在很多人眼里,世界就只是这么普普通通。然而,在不为人知的暗处,总会有一些诡异涌动。深海中的美人鱼,黑夜里的瞳孔,沙漠中的巨蟒……然而,这时,一个名叫无悔的组织出现了……
言情 连载 0万字
疯批妹子带着空间卷在七零成豪门

疯批妹子带着空间卷在七零成豪门

五行金他缺我
【祖龙+年代+有极品,快速掰正+双洁+双强+团宠+萌兽】 【抱祖国爸爸金大腿+系统空间】【祖国双向奔赴】 【原主真有间歇性精神病,女主进来肯定就好了】 在任务中牺牲的美女特警姐姐严娇娇,灵魂穿进了一本,她追着的七零年代文中,还是正帮着舔狗亲妈卖亲姐的致命时刻… 帮着亲妈追野男人,欺负大佬亲爹和未来霸总亲哥及亲姐… 眼看满身都是污点,要命啊!严娇娇瑟瑟发抖,不行,她得保命 看她装疯卖傻,手撕极品护
言情 连载 1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