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曦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69书吧www.69shu.xyz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程全收拾好自已,便拨通了闵锦之的电话:

“锦之,你现在在哪里呀。”程全带着点哭腔,说话很轻很柔略有些颤音。

闵锦之接到电话,听到程全的声音有些心疼,不过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,虽然他和程全是商业联姻,但毕竟是他把程全拉入局中,让她受到了伤害。

“程全,你别怕,冷静一下,我现在在公司,我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下就来找你,最多两个小时,好吗?”

“好吧,我在家等你。”闵锦之听出程全有些失落,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挂了电话,程全仰头躺在床上,眼泪有些不争气的从眼角落下,程全不知道闵锦之对她有多少情感,也不知道帮她救出父亲在不在他的计划之中。如不在计划中,又该如何。心里想着,我不能和盘托出,我需要试探一下他的想法。

程全转头看向了床头的全家福,泪水如纱雾般遮挡了视线,竟有些看不清父亲的脸。程全哭得眼睛有些红肿,眼皮沉重得睁不开眼,身体蜷缩成一团,像只可怜的小猫,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闵锦之来到程全家,看到卧室里的程全,蹑手蹑脚的走进她,怕吵醒她,闵锦之知道这半个月以来程全肯定受了许多苦,他伸手抚摸程全哭得发红微肿的眼睛,看着她消瘦的身躯,有些愧疚但又不后悔,他给程全盖好被子,点燃了安神的香薰,至少让她梦里少一些恐惧。

闵锦之脱下外套,来到厨房,想给程全煮点海鲜粥,他记得程全喜欢这鲜咸的味道。他小心翼翼去除虾线,清洗干净,生怕有多余的味道影响到程全的胃口。

半个月来,程全几乎没好好吃饭,鲜咸的香味飘进卧室,唤醒了程全,她下楼看见了厨房里的闵锦之,宽厚的臂膀沉稳而有力,让人想要依靠。

“你醒啦,再等几分钟就可以吃了。”闵锦之温柔的说道。

程全急声开口:“锦之,我想让你帮我救救父亲。”

闵锦之看到程全焦急的神情,证实了心中猜想:吴漾是拿这个威胁程全的,确实,这个话术最能拿捏人心。随后脸上流露出一丝轻松。怕被程全看出,又急忙转身去搅动锅里的粥,盛出一碗粥,端去饭桌。

可程全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。一抹恐慌席卷而来,她坐在餐桌旁,眼眸低垂强装镇定的叫着:“闵锦之。”程全目不转睛的看着闵锦之,眼泪在眼眶打转,红润的眼睛里透出祈求的眼神。

闵锦之低头吹着粥,问道“程全,你是怎么回来的。”

“吴漾用父亲威胁我,让我回来监视你,我假意答应他,想着回来与你商量怎么办。”程全哽咽的说着,大颗大颗眼泪直往下掉,真诚的表演总会令人心动。

闵锦之不敢看她,这件事上,他亏欠程全。他将温热的粥递到程全面前说道:

“你不用担心,我会帮你的,放心。”闵锦之说的尽显温柔,可在程全听来这话语略显轻快,有种漫不经心的敷衍感。

程全心里隐隐猜测,却又不敢相信心里所想。没吃几口就回房休息了,闵锦之收拾好碗筷,走到卧室,半蹲着身子缓声告诉程全:

“我走了,你好好休息,一切有我。”程全疲惫的轻嗯一声。

听到闵锦之离开的声音,程全再也忍不住,眼角泪水滑落,她看着身旁的手机声音呜咽的说道: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在听。”程全情绪有些失控了,压制了许久的怒气,委屈就在这时全部爆发,嘶吼说道:

“我要见你,吴漾,我要见我父亲,吴漾你听见没!”

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穿书从扫山门开始

穿书从扫山门开始

不求定义域
玉尘飞只是跳个海,下一秒就被拽进了书里。穿书什么的好说,玉尘飞刚穿过去就喜提新扫帚一把。系统678告诉他任务是保证剧情正常进行,必要时助主角一臂之力。于是,作为书中的路人甲角色的玉尘飞被迫赶鸭子上架,修炼,做任务,然后开摆。既然成为不了金大腿,那就成为金大腿的男人好了。做全书战斗力天花板的男人可还行?玉尘飞这么想的,也这么做了。没想到天花板也很乐意。(师徒文哦,师尊攻。小玉会有成长过程。如有雷同,
言情 连载 4万字